笔趣阁 > 未分类 > 枉生录2——花尽酒阑春到也 > 第二百二十五章蓬莱是客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蓬莱岛、几只优雅的白羽仙鹤正在高雅清幽的小院里漫步,

      “溟鲛师叔……你答应他们吧,好不好?”漫相思央求的看着溟鲛,语气一贯的软了下来,似乎她总是对他有事相求的时候,才会流漏出昔日的几分淘气撒娇之色,带着些许讨好。

      “相思,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太过蹊跷么?数十年前我曾随师尊到访过蓬莱仙岛,那时老岛主尚在人世,这里的景象与现在完全不同……”溟鲛敛着眉头,似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  “有什么不同?此一时彼一时么……不同的岛主,自然行事作风也不尽相同,我觉得这里仙气氤氲,很漂亮啊~”漫相思似是不以为然,朝窗棂外眺望了一眼,那几只仙鹤正在院子里闲庭散步,没一会朝着她走了过来,扑闪着洁白的羽翼发出几声清脆鸣叫。

      溟鲛垂眸低声道,:“……这里表面看上去似是仙气氤氲,灵气充沛,但是……却总冥冥之中感觉到一丝妖邪之气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漫相思心里有些急了,她忽的回头打断他道,目光急迫而焦躁,:“我只是想要那镇玉碑,至于其他的事情跟我们无关,我也不想多管闲事,我只是想你帮我……帮我取出那块石!”

      “…………我只怕其中另有阴谋”溟鲛霜雪似的眼眸里疑虑重重,他觉得此事并不会像是看上去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  “溟鲛师叔,你只再帮我这一次!!再帮我一次么……”漫相思忍不住快步走到溟鲛身前,言语之中有些恳求,空灵似蝶的眸子扑闪扑闪的,:“加上之前那次,就算是我欠你两次,我日后一并偿还你”

      “偿还我什么?”溟鲛不由觉得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  “大不了,便把命赔给你!”漫相思扬了扬脖子,一脸无所谓看着他。

      溟鲛脸上少有的笑意顿时全无,只是眉头紧皱着呵斥道,“不可妄言!”

      “那……我便当做是你答应我了!”漫相思眨了眨狡黠的眸子,有些赖皮的笑了,那笑容似花朵绚烂。

      |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“观海亭”,浪潮涛涛。

      一身绿袍,长发如墨的男子正坐在亭子里举杯自酌,几只海鸟在他身边飞舞,似是被这酒气浸染。

      “是‘菩提香”,你今日似乎心情很好?”舞花娘幽幽笑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  “有好事,自然心情好”春无踪又自斟自饮了一杯,湿漉漉的青绿色衣衫似乎也浸染着荔枝酒的香气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