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7莲花书屋 > 未分类 > 奸佞 > 算计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“可是觉着热了?我给夫人扇扇风。”

      应冀自知占了人便宜,于是有心想讨她欢喜,“你可知我得了什么玩意么?”他问着却不得孙粲搭理,只得讪笑道:“也是,你见过的东西无数,哪里会好奇呢。瞧,这是波斯国上贡来的金镯,只这一对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既然只有一对,怎的给你了?宫里的娘娘不要?”她随手拿了一只,繁密的折枝样纹路上镶嵌着大小不一的宝石,在阳光下夺目耀眼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戴上瞧瞧,我想你戴上一定好看的。”应冀迫不及待地给她戴上,又拿了另一只戴在右手,只是她瘦,那镯子有些大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看来是我无福消受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这是什么话,你若喜欢,我即刻让人打一对一模一样的。还是喜欢其他样式的?”

      孙粲支着额角懒懒倚着那,半晌才道:“你如今是陛下跟前的红人,明里暗里的眼睛无数双盯着,还是低调些为好。今日这独一无二的镯子能给我们,明日,这镯子或许就是一个罪名,一个扳倒你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  闻言,应冀面上的笑敛了些正色道:“依你之见,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  “这镯子你送去给娘娘,你既是皇后胞弟,得了赏赐,送给长姊也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  若是应皇后聪明,还会再转送于叶氏。

      “可这镯子……我想你该喜欢的,故而讨了来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喜不喜欢无用,重要的是——阿冀,如今你是陛下手上最锋利的一把刀,他要指谁,你就得对着谁。若是东宫地位稳固,那么你就是为太子清扫一切的障碍,日后也是一份荣宠!可若是有意外发生——雷霆雨露俱是君恩,我们如今是风光无限,可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知你的意思,如今我的处境的确尴尬。昨日阿耶还把我叫去说了一顿。六娘,有时我真想我是痴了,至少就不会烦了。我是真不甘心,什么好事全给应仲占了,我唯一得的便宜就是娶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  孙粲低头转着镯子不语,只是那露着的半截颈子那有着星星点点的痕迹。应冀知道那是在孙家时候留的,两人——

      “宴席上见着崔家人了,那崔洁英有些古怪,不知被什么人叫走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哦,那是她阿兄。六娘,我难道未曾告诉你吗?如今那崔氏兄妹背地里早有了首尾。只是未曾叫人知道罢了,你这样看我作甚?”

      他心里又怕孙粲记起旧情人的好,一时之间大股大股的酸水不断地冒,神色也怪怪的。